嫪鑫(前文号

此号已废
请关注我的大号
"嫪鑫"

【带卡】【原创】与君共舞




*百乐门设定,但是真正进入百乐门主题要到20章以后!!
*日本军官土x百乐门舞者卡
*人物设定:
内轮带人:
职业:日本最高军官
年龄:27岁
外貌:右半边脸毁容(原作那样)双眼赤红色
与烟鹿惊的关系:儿时朋友,后期恋人

烟鹿惊:
职业:百乐门舞者
年龄:26岁
外貌:左半边睑有一道贯穿眼睛的伤疤 眼睛是异色瞳(一赤一黑)脸上没有口罩
与内轮带人的关系:儿时暗恋,后期恋人

人物经历:
烟鹿惊和内轮带人儿时为要好的朋友关系,鹿惊暗恋带人却从未说出口过。内轮带人在17岁时得罪了黑道,黑道让人去暗杀带人。带人躲过了暗杀者的暗杀,但他没有发现身后还有一位暗杀者。就在身后的那位暗杀者要得手时,鹿惊冲上前为带人挡住了一刀,因此在左眼被划了一刀。带人还来不及伤心,就发现一辆卡车正向他们驶来。带人把鹿惊推了出去,自己被卡车撞飞。鹿惊感到绝望,他眼睁睁地看着带人被撞下悬崖。两个暗杀者也被撞到了,但是他们马上又爬了起来,把鹿惊抓住。黑道老大把鹿惊卖到了百乐门,后来他成为百乐门的舞者之一。十年后,他们又再次相遇…
(还有很多没有记录下来,因为…我不想再剧透了)



1、你是笨蛋?
日本那闷热的夏天使很多人都被迫窝在家里,开着电风扇,吃着凉爽可口的西瓜。内轮带人,13岁,也渴望现在他可以呆在家里面。内轮带人是一个孤儿,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就算见过也已经忘记了。他有一个善良的奶奶,虽然身在他乡,但每个月会寄给带人生活费。带人很喜欢与人相处,但是这次他宁愿在家里整个夏天…夏天的到来也就意味着暑假的到来,有暑假正是因为天气太过炎热。带人不想出去有两个原因,一是外面的温度太高,二是旅游都要带上亲人,他自己一个人去也没什么意思。
为什么有这样思想的带人还会出来转悠?其实是因为带人刚巧在暑假期间搬家来到这里,却不知道自己的平房旁边有下水道,手一滑钥匙就掉进下水管流入太平洋了。带人蹲在自己家门前,手不停的挠着自己的头,正在努力地想着对策。带人就算交涉能力再强,他才刚搬来这儿,人生地不熟,又怎么会有邻居帮他呢?
带人正想着,一个身影走过了自己面前,他猛地抬头,叫住了对方。
"喂!老爷爷!可以让我在您的房子里住一会儿不?"带土立刻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他的衣领,摆出他认为自己最诚恳的模样问了前面的那个身影。
那个身影僵了一下,立刻把头转向带人,身上散发着黑气,脸部表情有些扭曲。
"喂,你是不是眼瞎?"那个人的头发是银白色的,如同丝绸一般。他的眼睛是黑色的,深邃又美丽。
"哈哈哈哈哈哈,幼儿园小孩吗?哈哈哈哈哈…"带人捂住腹部,"少白头小朋友?哈哈"
"我不是少白头!我是烟鹿惊!!还有我12岁!"那个自称鹿惊的少年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不过他下一秒就笑了。
"你干嘛?"带人感到背后一寒,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是有多笨一个人大夏天的呆在外面?"鹿惊有些鄙视地看了一眼带人,"你是在cos你旁边的石狮子吗?不得不承认还挺像…"
带人此时正对鹿惊呲牙咧嘴,虽然说形不似但神似平房旁边的那个石狮子。

TBC

【带卡】【原创】我一直都在(全)




*火影土x晓卡
*BE但很甜~
*小鑫是也!
*注意!逻辑有点不通
*完结!!




"六代目火影大人,你何时处决叛忍旗木卡卡西?六代目火影大人,四战后已过去很多,是否判死刑?"
"谢谢,再让我想一个月。"带土无奈地笑着说,"请回吧。"
见那人走后,带土疲倦地叹了一口气,他用忍术来到了关押重点犯人的监狱。带土慢慢地走到一个牢房前,他不忍地看了一眼牢房中的银发男人。银发男人身上的衣服被染上了血的颜色,手被牢牢地钉在墙上,脚无法触碰地面。银发男人好像注意到了带土,头抬了起来看了看带土,他动了动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无良地笑了笑。
"卡卡西…"带土不忍地看着银发男人,刚想伸出手,却缩了回来。
"怎么了…咳"卡卡西还没说完就呕出一口血,他有些艰难地动了动被钉住的手腕。
"走"
"啥?"还没等卡卡西反应过来,带土就把钉住卡卡西手腕的刑器用神威吸走了,顺便把卡卡西也吸走了。
"?"卡卡西蒙圈x1
"去换身衣服吧。"带土把卡卡西用神威送到了自己的家。
"啥?"卡卡西蒙圈x2
"去变个妆吧,我不会偷看的(〃▽〃)"带土捂脸害羞x1
"哦,你去买假发和眼线吧。"卡卡西懒懒的躺在带土的沙发上,"这是我最后的几个小时了吧…"
卡卡西在说这句话时,带土早就已经捂着鼻血(〃▽〃)开神威去买假发和眼线了。

"卡卡西,我回来了~"带土活蹦乱跳地冲进房间,扑到了卡卡西身上,"你看你看!阿飞买的棕褐色假发和紫色眼线!我还买了紫色眼贴呢!"
"基佬紫?"
"。・゚・(*/□\*)・゚・。阿飞只是认为,我们可以穿情侣装。・゚・(*/□\*)・゚・。"
"眼线和衣服又不能做情侣装,还有火影好像不能穿休闲服吧…"
"那…笨卡卡…因为紫色和我的气质很配!"带土已经快被气哭了。
"哈哈。"卡卡西䁔䁔地笑了笑,把假发和眼贴眼线抱在自己的怀里。
"借一件衣服,不要偷看。"卡卡西说完转身关门。
"(*´ェ`*)"门外的带土正在考虑要不要虚化进去还是用豪火球炸了那个门,他摇了摇头,去做自己的事了。
带土此时正在门外摆出了思考者的姿势,[话说…我作为一个火影!怎么可以去偷窥呢!] 带土甩了甩头,可是脑中的幻想却从未停止,他正在脑补卡卡西的腰,他的脚,他那白白的皮肤…[(*ノ∀ノ) 不怪我,是卡卡西太诱人了 (*ノ∀ノ) ]
想着想着,卧室的门慢慢被打开,带土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卡卡西头上戴着带土给他买的褐色卷毛假发,眼睛用了淡黑的美瞳代替了那一黑一赤的双眼,脸上的伤疤用紫色的眼影覆盖住。脸上的面罩被摘了下来,常年因为遮盖的脸颜色如同白雪一般,嘴角下面还有一颗诱人的痣。
"(*ノ∀ノ) "带土此时感觉心里有小鹿乱撞,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他有些惊讶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是因为喜欢卡卡西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卡卡西会喜欢自己吗?
"咳…那带土…叫我斯坎尔好了…"卡卡西的声音明显变了,他说完指了指手中的相机,"摄影师…那我们走吧…"
带土用神威把卡卡西送到了一片草地上,他笨手笨脚的用忍术变出了野餐具和野餐包。卡卡西笑了,看到笨手笨脚的带土,心中竟涌起温暖的感觉。
"卡卡西,这里有你最喜欢的秋刀鱼。来,吃吧。"带土从那"万能"的野餐包中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五条秋刀鱼。
"谢谢"卡卡西接过秋刀鱼时笑了笑。没有面罩的覆盖,带土看到了弯弯向上的嘴角。"话说,现在是木叶的美食节吧?"
"啊?对对。"带土沉浸在卡卡西的笑容里,一时被卡卡西的问题问的不知如何去回答。
"啊,真的好想去看看呢。"卡卡西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不以为然地说道:"毕竟我也活不长了…"
"那我带你去吧!"带土看到卡卡西如此不以为然地说自己就要结束生命了,心有点痛。他感觉自己很想跟卡卡西互换角色,宁愿让自己有这种痛苦,也不愿意让他去承受。带土希望…尽可能…完成他现在…所有的愿望吧…
"好啊。"
"去看看那边有红豆糕!"带土此时自己火影的风度完全消失,他就像一个十几岁刚出去看到外面的世界的小男孩。
"啊,慢点…带土…"卡卡西心里有无数个mmp想说,"带土,是我陪你还是我陪你啊?"
"呜…呜呜嗷嗷!"带土看到有现作的红豆糕,他眼疾手快地抢走了一盒,边听边吃。带土因为口中嚼着红豆糕,所以所有说的话都是"呜"和"嗷"。
"你…"卡卡西表示无语[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带土有这么不要脸??]
带土见卡卡西一个人站在那儿好像在思考些什么,他的童心一下子就被激发出来。带土趁卡卡西在发呆,拉下了他的口罩,把手中的红豆糕塞入了卡卡西的口中。
卡卡西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但却还是没有逃过带土的"魔爪"。他有些无奈地吃了一口后,活生生的把口中的红豆糕咽了下去。
"好…甜…"卡卡西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为什么红豆糕那么甜…"
"不甜能是红豆糕?哈…"带土看着被自己捉弄的卡卡西,忍不住笑了出来,但他马上停了下来。带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不希望卡卡西被处决。在他眼里,卡卡西是他的挚友,虽然说他是叛忍,但是他已经改邪归正了……在之前,卡卡西的目的也不是太坏,只是想用另外一种方式来维持和平而已。就算带土怎么想,他在其他人眼里是不一样的。他是一位火影,而火影就是要领导大家,如果说火影因为自己的私事可以宽容一个小小的叛忍,那他就不是一位好的火影。带土明明知道这是矛盾的,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
"卡卡西,你不考虑终身监禁吗?"带土说这话的时候有点不忍地低下头。
"不了,事情发展到现在也就这样了吧…"卡卡西抬头望了望头顶上的月亮,"带土,你看天上的月牙好看吗?"
"卡卡西!现在不是讨论这种事的时间!"带土见事到临头卡卡西还是这种态度,他一气之下把卡卡西拉进了神威空间。
带土直勾勾地盯着卡卡西,仿佛能在卡卡西身上看穿一个洞。不过,很快他就败下阵来,疲惫地垂下眼。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呢?"卡卡西再次笑了一下,但是,那笑容十分勉强。
"…"带土听到卡卡西那轻浮的语气,心都要碎了。虽然说,卡卡西的语气是那样轻浮、轻松,但带土听着就像刀片一样缓缓地划过他的心。带土感觉现在只有一句话能概括他的处境,心好像在滴血…
"带土,你相信有下辈子吗?"卡卡西试探地为问道,不过带土一直在沉默。他倒是不以为然,继续说了下去,"我是相信的…希望下辈子我们再遇见吧…也许…也许⋯"我们可以在一起呢…
"你不要就因为相信有下辈子就不珍惜这辈子!!!旗木卡卡西!!为什么你要对我说这些?!"带土几乎吼了出来,他在吼的同时,眼泪像大豆一样掉下来,声音都有些颤抖。
"说了原因你也不会接受的吧…"卡卡西自嘲地笑了笑,"因为我希望下辈子和你在一起啊…"
"什么?"带土停止了哭泣,震惊地看着卡卡西。卡卡西拍了拍带土的头,把他手中的一张卡片塞入了带土的怀里。
"等我死了以后打开看一看吧,这是我最后一个要求了,带土。"卡卡西痛苦地笑了笑,睁开了他的左眼,发动了神威。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带土完全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卡卡西在发动神威后,立刻握住了带土的手,将带土的手刺入了自己的心脏,血溅到了他们二人的身上。
带土绝望地看着这一切,他的嘴唇颤抖着,他任由卡卡西滑进他的怀中,任由鲜血染红他的衣服。卡卡西的假发早已脱落,眼线早已被自己的鲜血染红,他静静地躺在带土的怀里,安静的如同一个刚降临在世上的小孩。带土的眼睛再一次被染红,卡卡西的死比琳的死要绝望和安静的多。带土听到周围的人说着"火影大人干得漂亮!""火影大人万岁"时,他感觉自己像一个小偷似的,不敢抬起头直视周围的一切。
带土抱着怀中已没有温度的尸体,像逃命似的躲进了神威空间。他的手不停的颤抖着,无助地打开了那张卡片,发现了卡卡西的遗书:
致带土,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绝对就已经死了。这可以说是算一封遗书吧…我没有什么愿望,就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我应该是没有跟你讲我喜欢你的事情吧……其实,我从小就喜欢你,别看我小时候的那个样子,但是我可以确定我对你的感情。不是像亲人那种喜欢,是想情人那种喜欢。当时我亲手杀的琳,我记得的那种感觉,真的很累。我希望你不要有我这种感觉,因为我不值得你这样牵挂我、我更不值得你去为我而心痛。我估计问了你关于你相信有下辈子吗这个问题,我很好奇你会怎么回答呢。我的答案是我相信有,既然有下辈子,那就有在阴阳相隔的空间中漫无目的游走的灵魂吧…如果真的有这些的,这些灵魂是可以转世的…哈哈…那下辈子我们可否转世为情人呢?带土,有可能这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但是,我会为你成为漫无目的游走的灵魂。无论是多少年,我会等你,直到你死的时候,我会与你一起转世。写了那么多废话呢…这些都是在自来也大人的亲热天堂番外里看见的,但我也不是摘抄…
我不希望你那么快就过来,我希望你好好活着,做一位称职的火影。你不是从小就想做火影吗?现在是个机会,去吧带土,发挥你所有的力量。我为什么要自杀?我相信很多人都对你过度包容我,一个叛忍而感到生气。我希望让你来亲手处决我来挽回你的颜面…不知道你有没有成功了?周围的人有没有重新认可你呢?
好了不说了,我没空写了,换衣服的时间太短了。
永远爱你…


带土看到这里,眼泪再也无法控制,他抱紧了怀中冰冷的尸体,抚摸过他的头发,温柔地亲吻了卡卡西的嘴。
"我也爱你啊笨蛋!"带土在神威空间里撕心裂肺地喊到,可惜无人能听到。

END

【带卡】【原创】我一直都在(下)




*火影土x晓卡
*BE但很甜~
*小鑫是也!
*注意!逻辑有点不通
*完结!!
*没想到我居然还有时间更新…


我一直都在(下)
"去看看那边有红豆糕!"带土此时自己火影的风度完全消失,他就像一个十几岁刚出去看到外面的世界的小男孩。
"啊,慢点…带土…"卡卡西心里有无数个mmp想说,"带土,是我陪你还是我陪你啊?"
"呜…呜呜嗷嗷!"带土看到有现作的红豆糕,他眼疾手快地抢走了一盒,边听边吃。带土因为口中嚼着红豆糕,所以所有说的话都是"呜"和"嗷"。
"你…"卡卡西表示无语[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带土有这么不要脸??]
带土见卡卡西一个人站在那儿好像在思考些什么,他的童心一下子就被激发出来。带土趁卡卡西在发呆,拉下了他的口罩,把手中的红豆糕塞入了卡卡西的口中。
卡卡西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但却还是没有逃过带土的"魔爪"。他有些无奈地吃了一口后,活生生的把口中的红豆糕咽了下去。
"好…甜…"卡卡西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为什么红豆糕那么甜…"
"不甜能是红豆糕?哈…"带土看着被自己捉弄的卡卡西,忍不住笑了出来,但他马上停了下来。带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他不希望卡卡西被处决。在他眼里,卡卡西是他的挚友,虽然说他是叛忍,但是他已经改邪归正了……在之前,卡卡西的目的也不是太坏,只是想用另外一种方式来维持和平而已。就算带土怎么想,他在其他人眼里是不一样的。他是一位火影,而火影就是要领导大家,如果说火影因为自己的私事可以宽容一个小小的叛忍,那他就不是一位好的火影。带土明明知道这是矛盾的,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
"卡卡西,你不考虑终身监禁吗?"带土说这话的时候有点不忍地低下头。
"不了,事情发展到现在也就这样了吧…"卡卡西抬头望了望头顶上的月亮,"带土,你看天上的月牙好看吗?"
"卡卡西!现在不是讨论这种事的时间!"带土见事到临头卡卡西还是这种态度,他一气之下把卡卡西拉进了神威空间。
带土直勾勾地盯着卡卡西,仿佛能在卡卡西身上看穿一个洞。不过,很快他就败下阵来,疲惫地垂下眼。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呢?"卡卡西再次笑了一下,但是,那笑容十分勉强。
"…"带土听到卡卡西那轻浮的语气,心都要碎了。虽然说,卡卡西的语气是那样轻浮、轻松,但带土听着就像刀片一样缓缓地划过他的心。带土感觉现在只有一句话能概括他的处境,心好像在滴血…
"带土,你相信有下辈子吗?"卡卡西试探地为问道,不过带土一直在沉默。他倒是不以为然,继续说了下去,"我是相信的…希望下辈子我们再遇见吧…也许…也许⋯"我们可以在一起呢…
"你不要就因为相信有下辈子就不珍惜这辈子!!!旗木卡卡西!!为什么你要对我说这些?!"带土几乎吼了出来,他在吼的同时,眼泪像大豆一样掉下来,声音都有些颤抖。
"说了原因你也不会接受的吧…"卡卡西自嘲地笑了笑,"因为我希望下辈子和你在一起啊…"
"什么?"带土停止了哭泣,震惊地看着卡卡西。卡卡西拍了拍带土的头,把他手中的一张卡片塞入了带土的怀里。
"等我死了以后打开看一看吧,这是我最后一个要求了,带土。"卡卡西痛苦地笑了笑,睁开了他的左眼,发动了神威。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带土完全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卡卡西在发动神威后,立刻握住了带土的手,将带土的手刺入了自己的心脏,血溅到了他们二人的身上。
带土绝望地看着这一切,他的嘴唇颤抖着,他任由卡卡西滑进他的怀中,任由鲜血染红他的衣服。卡卡西的假发早已脱落,眼线早已被自己的鲜血染红,他静静地躺在带土的怀里,安静的如同一个刚降临在世上的小孩。带土的眼睛再一次被染红,卡卡西的死比琳的死要绝望和安静的多。带土听到周围的人说着"火影大人干得漂亮!""火影大人万岁"时,他感觉自己像一个小偷似的,不敢抬起头直视周围的一切。
带土抱着怀中已没有温度的尸体,像逃命似的躲进了神威空间。他的手不停的颤抖着,无助地打开了那张卡片,发现了卡卡西的遗书:
致带土,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绝对就已经死了。这可以说是算一封遗书吧…我没有什么愿望,就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我应该是没有跟你讲我喜欢你的事情吧……其实,我从小就喜欢你,别看我小时候的那个样子,但是我可以确定我对你的感情。不是像亲人那种喜欢,是想情人那种喜欢。当时我亲手杀的琳,我记得的那种感觉,真的很累。我希望你不要有我这种感觉,因为我不值得你这样牵挂我、我更不值得你去为我而心痛。我估计问了你关于你相信有下辈子吗这个问题,我很好奇你会怎么回答呢。我的答案是我相信有,既然有下辈子,那就有在阴阳相隔的空间中漫无目的游走的灵魂吧…如果真的有这些的,这些灵魂是可以转世的…哈哈…那下辈子我们可否转世为情人呢?带土,有可能这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但是,我会为你成为漫无目的游走的灵魂。无论是多少年,我会等你,直到你死的时候,我会与你一起转世。写了那么多废话呢…这些都是在自来也大人的亲热天堂番外里看见的,但我也不是摘抄…
我不希望你那么快就过来,我希望你好好活着,做一位称职的火影。你不是从小就想做火影吗?现在是个机会,去吧带土,发挥你所有的力量。我为什么要自杀?我相信很多人都对你过度包容我,一个叛忍而感到生气。我希望让你来亲手处决我来挽回你的颜面…不知道你有没有成功了?周围的人有没有重新认可你呢?
好了不说了,我没空写了,换衣服的时间太短了。
永远爱你…



带土看到这里,眼泪再也无法控制,他抱紧了怀中冰冷的尸体,抚摸过他的头发,温柔地亲吻了卡卡西的嘴。
"我也爱你啊笨蛋!"带土在神威空间里撕心裂肺地喊到,可惜无人能听到。

END

现在找纯带卡的文好少:)
要不就是没更新:)
Why would l love this CP?

【带卡】【原创】抢婚大作战/HE/现代(全)





*叫我小鑫就好了~

*求关注,点热度和评论!(给我力量继续写)

*学校校长土x自由职业卡(后期有变动)

*带土有未婚妻,有结婚抢婚境头233

*完结!!





一、发烧了呢!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两个少年躺在软绵绵的草坪上晒太阳。那个银发少年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被身旁那个黑发少年听到了。黑发少年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有些关心地询问他是否生病了。
"我才没有,死吊车尾…"银发少年瞪着那双死鱼眼,话音未落,就又打了一个喷嚏。
"你说谁是吊车尾!笨卡卡!我不就是关心你吗!"黑发少年还没等银发少年反应完,就扑到他面前,把那热乎乎的双手放在了银发少年的额头上。
"你的额头不烫呢!奶奶说这样可以判断人有没有发烧,哎!笨卡卡脸好红!是真的发烧了吗!"黑发少年收到了来自银发少年的一击落花掌和佛山无影脚。
"宇智波带土!我才没发烧呢!"银发少年的皮肤恢复了往日那苍白的颜色,和之前的颜色有着鲜明的对比。
"不是说发烧脸都会红吗!那笨卡卡,如果你没发烧你为什么脸红啊!"黑发少年很不识趣地问。
"那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吗。这后半句话被银发少年活生生地封在了嘴中,他就跑开了…



"呵哈哈…"一个男人有些无助地靠在床边上,左手优雅地拿着红酒杯, 右手灵活地玩弄着一张卡片。他又再一次地打开那张卡朵:
亲爱的旗木卡卡西先生,
我们希望邀请您来到宇智波带土和星空的婚礼……
男人,不,卡卡西的视线突然模糊,不知是因为是醉酒的关系还是什么,他在看完这一行字后,就头疼脑涨了。他苦笑一声,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
"带土,如果说我现在发烧了你还有药吗?"卡卡西之后便进入了梦乡……


二、我能抢吗?

第二天,卡卡西醒了过来,但自己的头还是涨涨的。他用手捂着额头,确定自己还在发烧。卡卡西用手抓了抓头发,熟练地从抽屉里翻出了一个体温计和一袋冰宝贴。
"啊拉…38度啊…"卡卡西懒洋洋地把冰宝贴撕下来贴在自己的头上,那红得发烫的皮肤有一些降温,但那只是表面的。
"这个可不可以作为一个不去婚礼的理由?哈…"卡卡西漫不经心地说到,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他有些狼狈地回到床上,捧起亲热天堂看了起来。
"叮咚…"卡卡西很不情愿地走到门前,慢慢地打开了门。
"卡卡西!"带土手上拎着秋刀鱼和红豆糕,举起来后问,"欢迎吗?"
[你认为你这样问了我能说不欢迎吗…]卡卡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当然欢迎。"
"卡卡西,哈哈我先脱单了,正好今年我30,黄金年龄呢!"带土有些骄傲地挺胸抬头,满足地咬了一口红豆糕。
[呵呵]卡卡西白眼x2
"…"卡卡西笑而不语,但心中已经有扎小人的动作了。
"咔咔西,尼又喜欢的人嘛?"带土边吃边说,意思是,卡卡西,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卡卡西没有犹豫,脱口而出。
"…咳咳!"带土刚刚还在悠哉地吃着红豆糕,下一秒就被卡卡西的答案呛到了。
[遭报应了吧…]
"哎哟~那要不要我这个情圣来教教前辈呢?"不知道带土从什么鬼地方掏出了一个面具,用少女的声音和略微嘲讽的声音问卡卡西。
"不用了…"
"她人怎么样?"带土秒正经,完全不给卡卡西时间去说完。
"已经准备结婚了…"卡卡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失落。
"没关系!你可以去抢!"
"我能抢吗?"卡卡西笑了笑,"他的智商是不会理解的。"
"我为什么感觉背后一凉"


三、婚礼
卡卡西把带土打发走后,他来到书柜前,抽出了一本相册。相册里是自己儿时和他的朋友们的照片。卡卡西轻轻地用手指划过那些已经有些年头的照片,回忆如同潮水一般涌上心头。他看着儿时的自己和带土,笑了出来。他无意间翻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笨卡卡,你等着!卡卡西看到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有些伤感。当时还是少年的带土写给他的。


"笨蛋吊车尾,看看你那个样子吧,你还能结婚?"卡卡西嘲讽的语气有一些笑声。当时正在上课,卡卡西不故老师在不在认真地讲课,毫无征兆地说了这句话。谁知道带土一下子炸毛了,直接站起来,对着卡卡西吼了一个"哈?!",就被老师叫出去罚站了。带土一直站到下节课上课,他第一件事就是气冲冲地回教室拿出一张纸和一个笔,写完这个纸条,扔给他的同桌卡卡西。卡卡西不以为然,没想到下课后带土对他吼了一句。
"我一定会比你早结婚的!!要不然我就不叫宇智波带土!"声音大到全班都听见了。
"你是不是真的是个笨蛋…还有…"卡卡西白了一眼带土,"你已经发过无数个这种赌了我吗?"
"去死吧!!!笨卡卡!!"带土推开卡卡西,冲出了教室。卡卡西刚伸出左手想挽回带土,但又像触电般的一下子就收回自己的左手。任由带土冲出教室,带土自己一个人去了厕所,小声地哭了起来。
烦人的铃声又再次敲打,带土捂住那哭红的眼睛,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回教室,但还是迟到了。
"带土同学!你迟到了,你把手捂着脸干什么?"老师用十分严厉的语气说道,那不像问句,像是命令。带土不想出臭,但是老师说了…那…
"老师,我打了带土,他捂脸是因为疼。"卡卡西站了起来,硬生生的打断了带土那纠结的想法。
"卡卡西!你!滚去送带土去医院室!"老师叫道,"学籍总分扣10分!"
"走了"卡卡西把惊呆的带土拖出教室。
"可是,那分…"带土的声音还是有一些委屈。
"死哭包,一个人的尊严重要还是分数重要?"卡卡西又翻了一个白眼,"像一个娘们一样真是的,到底是我扣分还是你扣分?蛤?"
"笨卡卡!我就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不,说你单身一辈子是我故意的。"
"笨一卡一卡!"


四、你又是我的谁呢?
"小时候那么笨,现在变了好多。"卡卡西放下了照片,慢悠悠地走进厨房,拿出了刚刚剩下的秋刀鱼吃了起来。他把口罩摘了下来,喘着粗气,状况不是很好。
[话说带土真迟钝,既然没有发现我发烧…]卡卡西为了伪装自己,把冰宝贴摘掉,带上了口罩,但是他把口罩提得更高,更不易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脸色。
"咳…咳…"卡卡西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硬生生地咽下那疼痛。他又狠狠地咳了几声,好像要吐出一滩血一般。卡卡西无助地倒了下去,又不情愿地爬了起来。他自嘲地笑了笑,心想着[带土,我病了呢…],他甩了甩头[可是…又能怎样呢?我为什么想…到了带土呢?他是我的谁呢?我又是他的谁呢…]
卡卡西靠在冰箱旁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来。他把婚礼邀请函放入了自己的外套里,把衣服换后把外套套上。卡卡西有些犹豫地走出了小区,来到了婚礼现场。
婚姻现场所有人都穿的规规整整,卡卡西有一瞬间认为自己那随意搭配的衬衫和牛仔裤像画风乱入。卡卡西看到带土后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扎了一把刀,很快疼痛就消失了。
"…"卡卡西来到这里后就一直沉默,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熟悉的套路,让卡卡西无聊了起来。
"先在到了亲友环节!"主持人用着很滑稽的语气接着说,:"来,给亲友桌的人们上酒!在这之后就要拜天地了!"
卡卡西厌恶地看了一眼那几瓶红酒,又看了一下在前面说笑的带土,[又搞什么歪点子?]他看见自己面前的酒一瓶一瓶地端上来,明知道是给他们一桌人的。他像没头的苍蝇一样,随意开了一瓶,一饮而尽。红色的酒好像鲜血一般从口中缓缓地流下来。突然,卡卡西感觉头晕眼花,他一头栽在了桌子上。带土在远处看到了这一切,他冲到了卡卡西的身边,使劲地摇晃着他的肩膀,又焦急地问道:"喂卡卡西没事吧!怎么了!"
卡卡西抬起头,眼神迷离地望了带土一眼,把他的手拍掉了。他站了起来,手中握着的酒瓶滑了下来,狠狠地砸在了地上。此时此刻那酒瓶如同卡卡西的心一样,当自己没有用处时,就会变得支离破碎。[真是的,不就是…酒被喝完了吗…关系到自己什么?…]他有气无力地的在带土的耳旁轻声道,"祝福你…"
"笨卡卡!你怎么了,你不是不会喝酒吗?那为什么还喝呢?"带土的声音有些颤抖也有些愤怒,"你说呀!"
"我喜欢你…"卡卡西小声地说。
"…什么?!"带土被惊到了,他在说完这短短的两个字后就一直沉默。
"果然…"卡卡西的眼睛随着时间的流失越来越暗,最后他低下头,转身离开了。
带土不顾星空在台上叫喊,他向卡卡西奔了过去。在婚礼门口追到了卡卡西,他二语不说,把卡卡西逼到了墙角,双手压在墙角的两个面,困住了卡卡西的去路。
"卡…"
"你又是我的谁呢?"


五、那我们走吧
"我…"现在带土的智商在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下降。他也不知道他对卡卡西是怎么样的情感,[朋友?好像也不是吧…]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带土,你不会认为戏弄别人很有趣吧?"卡卡西有点生气了,他打掉带土的手,不料带土的手又像八抓鱼一样又上来了。
"卡卡西,我喜欢你!"带土抓住了卡卡西的肩膀,"是真的喜欢!"
卡卡西被吓的不敢说话了,[带土不是直的吗?果然我理解不了他的思路…]卡卡西被告白了之后有点脸红,他微微别过头,眼睛不敢直视带土。
"走吧!"带土拉着卡卡西的一只手,直接冲到了地下车库,把卡卡西拽进了车内。带土打开发动机,二话不说踩了油门,离开了婚礼。
"不说别人还以为我们是在逃亡呢…"卡卡西无语地看了一眼带土,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那被带土拽过的上衣。
"QAQ阿飞是个好孩子,前辈为什么凶我QAQ"带土毫无征兆地撒娇卖萌,他的手还离开了方向盘,接着用那本来应该在控制方向盘的手托着头。
"喂!前面小心有车!"卡卡西也没时间吐槽带土了,他解开安全带,扑到带土的身上用双手避开了正在直行的车,车撞到了一棵大树上。
"你有没有受伤?"卡卡西爬起来,担心地看着带土。
带土摇了摇头,也用相同的话问了卡卡西。卡卡西无比温柔的笑了一下,也摇了摇头。
"话说,卡卡西,你现在在我的怀里(*´ェ`*)…"带土脸刷的一下红了,他活生生地把好可爱这三个字咽了下去。卡卡西迅速地爬了起来,坐回了自己的座位,机械化的系上安全带。
"别看我了,好好开车。"



六、余生我陪你
"别看我了,好好开车。"卡卡西不屑地说道,手支撑着自己,从带土的怀中爬了出来。卡卡西完全忽略了带土那失望又有些愤怒的眼神,内心深处竟有些高兴。
"喂,卡卡西!"带土挑了挑眉,他踩下了油门,向卡卡西家的方向开了过去。
"怎么了?"卡卡西看到带土那气鼓鼓的样子,很想戳一戳他的脸,但他忍了下来。
"你今后准备怎么样啊?"带土无目的地问道,他有些疲倦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卡卡西。带土把右手离开了方向盘,温柔地把卡卡西的脸转过来,吻了上去。
"带土,你不觉得两个三十几的大叔亲在一起很恶心吗?"卡卡西在被强吻后,仍然瞪着一双死鱼眼。
"卡卡西,你是不是情商为负数?"带土报复性地踢了一脚卡卡西,又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到,"还不如吐槽让我好好开车呢…"
"好,下次两个都说。"卡卡西腹黑道。
"…"带土已经不想再和卡卡四说话了,反正他说又说不过,打又不敢打。
"带土,你后悔吗?"卡卡西说完就把头转了过去,脸几乎贴在了窗户上。
"不后悔"带土几乎没有思考就说了出来。
"那我们出国吧,我想去法国看看…"卡卡西依然没有把头转向带土,静静地看着窗外。
"行啊,余生我陪你,卡卡西。"带土在说出后,卡卡西立刻转头震惊地看着带土,不过这些震惊很快就变成幸福的表情。
"果然变成了大逃亡了哈哈…"
第二天,带土和卡卡西二人就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飞机场,两人坐上了飞往法国的飞机。带土和卡卡西在法国学习了法文后,带土在法国开了一个日语学习学样,而卡卡西做了带土的御用老师。
不说了,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END

【带卡】【原创】抢婚大作战/HE/现代





*叫我小鑫就好了~

*求关注,点热度和评论!(给我力量继续写)

*完结!!



六、余生我陪你
"别看我了,好好开车。"卡卡西不屑地说道,手支撑着自己,从带土的怀中爬了出来。卡卡西完全忽略了带土那失望又有些愤怒的眼神,内心深处竟有些高兴。
"喂,卡卡西!"带土挑了挑眉,他踩下了油门,向卡卡西家的方向开了过去。
"怎么了?"卡卡西看到带土那气鼓鼓的样子,很想戳一戳他的脸,但他忍了下来。
"你今后准备怎么样啊?"带土无目的地问道,他有些疲倦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卡卡西。带土把右手离开了方向盘,温柔地把卡卡西的脸转过来,吻了上去。
"带土,你不觉得两个三十几的大叔亲在一起很恶心吗?"卡卡西在被强吻后,仍然瞪着一双死鱼眼。
"卡卡西,你是不是情商为负数?"带土报复性地踢了一脚卡卡西,又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到,"还不如吐槽让我好好开车呢…"
"好,下次两个都说。"卡卡西腹黑道。
"…"带土已经不想再和卡卡四说话了,反正他说又说不过,打又不敢打。
"带土,你后悔吗?"卡卡西说完就把头转了过去,脸几乎贴在了窗户上。
"不后悔"带土几乎没有思考就说了出来。
"那我们出国吧,我想去法国看看…"卡卡西依然没有把头转向带土,静静地看着窗外。
"行啊,余生我陪你,卡卡西。"带土在说出后,卡卡西立刻转头震惊地看着带土,不过这些震惊很快就变成幸福的表情。
"果然变成了大逃亡了哈哈…"
第二天,带土和卡卡西二人就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飞机场,两人坐上了飞往法国的飞机。带土和卡卡西在法国学习了法文后,带土在法国开了一个日语学习学样,而卡卡西做了带土的御用老师。
不说了,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END

百乐门带卡脑洞



废话:
记下这个脑洞,等抢婚和一直完结后,我会写这个脑洞。说实话小鑫是一个上海人,但我没怎么了解过百乐门…前几天我了解了一下(只理解了表面),发现…带卡如果是百乐门会很带感的!!
人物设定:
内轮带人:
职业:日本最高军官
年龄:27岁
外貌:右半边脸毁容(原作那样)双眼赤红色
与烟鹿惊的关系:儿时朋友,后期恋人

烟鹿惊:
职业:百乐门舞者
年龄:26岁
外貌:左半边睑有一道贯穿眼睛的伤疤 眼睛是异色瞳(一赤一黑)脸上没有口罩
与内轮带人的关系:儿时暗恋,后期恋人

人物经历:
烟鹿惊和内轮带人儿时为要好的朋友关系,鹿惊暗恋带人却从未说出口过。内轮带人在17岁时得罪了黑道,黑道让人去暗杀带人。带人躲过了暗杀者的暗杀,但他没有发现身后还有一位暗杀者。就在身后的那位暗杀者要得手时,鹿惊冲上前为带人挡住了一刀,因此在左眼被划了一刀。带人还来不及伤心,就发现一辆卡车正向他们驶来。带人把鹿惊推了出去,自己被卡车撞飞。鹿惊感到绝望,他眼睁睁地看着带人被撞下悬崖。两个暗杀者也被撞到了,但是他们马上又爬了起来,把鹿惊抓住。黑道老大把鹿惊卖到了百乐门,后来他成为百乐门的舞者之一。十年后,他们又再次相遇…
(还有很多没有记录下来,因为…我不想再剧透了)

【带卡】【原创】人鱼之泪(2)




*总裁土x人鱼前期长发仔卡
*带土24岁,卡卡西13岁
*有拍卖会:)
*带土双眼红色,卡卡西异色瞳
*稍微算了一下…这个至少30章



2、你是我的
"现在开始竞价,500万起拍!"主持人拿起手中的小锤子,眼神中充满了笑意。
"510万!"
"600万!"
"…"
台下的人们像炸开了锅一下,所有人都激烈地叫价,没有一个人愿意放过这个宝贵的机会。带土冷眼看着这一切,他静静地坐在贵宾席上,听着那又响又烦人骚动。主持人那浮夸的表情,叫价人那欣喜、激动的表情,在带土眼里都是浮云。他的目光从刚开始,就一直看着那条银色的人鱼。带土想起了以前那个很不真实的梦,而梦里那条银色的人鱼,竟然和面前这条的一模一样。
"2000万"带土平静地说道。他用左手拖着自己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台上的主持人和银色人鱼,嘴角微微扬起。
"2000万一次"主持人在听到这个数字后表情有些震惊,不过很快就转为了阴森森的笑。
"2000万两次"台下的人看着很不服气,但是他们又无可奈何。
"2000万三次,恭喜宇智波大人拍下这件商品!"主持人手中的锤子终于垂下,"好了这次拍卖结束,请各位到后台领个自拍下的商品,谢谢。"主持人深深地鞠了一躬,台上的帘幕慢慢地下降,把光彩夺目的舞台一点一点遮住。
带土并没有听到这些,他刚刚听到自己拍下银色人鱼后,就慢慢地从贵宾的通道走向了后台。他推开后台的门后,就看到了一条银色人鱼静静地等在鱼缸里。带土向那条人鱼慢慢地靠近…
带土之前并没有仔细看过这条银色人鱼,他发现银白声的鱼鳞的外轮廓是菱形的…而那一片一片的鱼鳞的表面上刻有美丽的花纹,那些花纹就如同水波荡漾的湖水一样美丽。
带土把手伸进了水中,左手掐住了银色人鱼的下巴,被迫让他的上身离开鱼缸里的水,右手摆弄着他的头发。带土看着那长发齐腰的头发,那长发是银白色的,就像白雪的那种白…带土上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那感觉就像银白色的丝带,又美丽又丝滑,让人忍不住想再摸一摸。

TBC

【带卡】【原创】果然这个世界都是基佬(全)




论坛体
校园同桌
学渣土x学霸卡
*就是把全文粘贴到了一起~

0L琳之声
相信有人是标题党吧:)
有毒的世界:)
我明白了为什么有人自杀了:)
呵呵呵呵呵…:)

1L
楼主别想不开啊!至少先扒出来再说!瓜子板凳已经准备好了!

2L
→_→楼上没人性!给我一包瓜子!

3L琳之声
你们这群人→д→
那我开始扒吧
这样可以小小的发泄一下:)
周末我们同学聚会,K君和O君是我要扒的人,我们全班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所有人都选的大冒险,我表示MDZZ:)大家都选的大冒险,我不选是不是太丢人了?
A:R(楼主我)请问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我:大…冒险…
我看到题目后整个人僵住了:)
FFFF:)

4L
233

5L
"我们全班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看到这儿我就感觉不妙了(≧▽≦)

6L
楼上不妙还发"(≧▽≦)"?人才啊!看好你哦~

7L琳之声
刚去喝杯水,你们…:)
我(十分尴尬):O,我喜欢你
全班:哦~表白冒险~
O(脸红+小声):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日了个狗:)
不是说好女生(划掉)之间不能有小秘密吗?你…:)
没爱了:)

8L
hhh

9L
心疼楼主一秒hhh

10L
O好少女hhh,我己经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粉红色爱心了hhh

11L琳之声
你们:)
之后就到了O君,他竟然…选了真心话!太不要脸了!
不行,我一定要好好的问问他!
我:你喜欢谁啊,O?
全班:R,O不是喜欢你呢~明知故问?
O:才不是呢!我…喜欢K君!
全班石化,我竟感觉身高182,16岁,和小麦色皮肤的男人有些腼腆害羞:)
K:蛤?吊车尾你说什么?
O:切,赝品(TMD不能不精分!?)
K:…
然后…我就被撒了一嘴的狗粮:)
O那个MDZZ直接把在蒙逼状态的K君霸道地拉到他身下,吻了下去。
(*/▽\*)我这是羞羞了吗,他俩吻了一分种。全班沉默了几秒,就炸开了锅。
亲完了以后,O那个MDZZ还不忘精分:)
O:呀~阿飞好羞羞~
K:O,回去跪搓衣板……
原来你们同居了?!怪不得你们放学一起回家!?
K和O那两个MDZZ,小秘密真多啊:)

12L
哈哈哈哈哈
搞个新闻啊#惊!同学一日变情人!因为真心话大冒险?#

13L
楼主,是晚上吗?

14L琳之声
是晚上,关键是!O不是喜欢我的吗?:)我不是喜欢K的吗:)

15L
12L那哥们"搞个新闻啊#惊!同学一日变情人!因为真心话大冒险?#"可以改的更劲爆了hhh
#惊!儿时暗恋自己的同学,与自己的暗恋对像一夜变情人!因为真心话大冒险?#

16L
两人才hhh

17L
话说O和K的性别是?

18L琳之声
俩大老爷们儿:)
精分的性别我就不清楚了hhhhhh

19L
哈哈哈哈哈

20L琳之声
你们周末就算了:)
到学校你们也…:)友尽了友尽了
还不知道发生了啥
反正我感觉自己的嘴巴已经准备好了吃狗粮:)
让我给你们直播吧

21L
坐等楼主小天使!

22L
瓜子五块钱一包

23L琳之声
我感觉我这个人设变了:)
上课O君趴在桌子上面睡觉,K君竟然戳他的脸?!说好的三好学生呢?!呵呵呵呵…原来同桌是这样的…我默默地转头看了一下我旁边那个死肥猪…呵呵…O君还在说梦话,说什么笨K我一定会超越你…
你只要上课认真听讲就可以超越了:)
K君竟然笑了…不是像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是那种可以融化别人的新的笑容!! 说吧你们都有什么肮脏的play:)
我感觉自己已经是个大龄少女了(虽然只有15岁)
突然感觉他们是留级了10年的老夫老妻…你们是不是还差茶这个道具,之前那个卖瓜子的你有吗?最好是带毒的茶水:)
突然想死…

24L
蛤蛤…我就是之前那个卖瓜子的,没有没有没有…

25L
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26L
心疼楼主1秒钟

27L琳之声
他们好像还要进行下一个轮回合:)
你们别在进行了,我已经被K.O了:)

28L
楼主沉迷为":)"无法自拔hhhhhh

29L
讲个鬼故事,其实":)"才是楼主的本体hhh

30L琳之声
你们够了ヽ(`Д´)ノ
哎…是我失策了

31L
为什么感觉楼主的语气有点像自己家傻儿子终于找到女人了233

32L
差不多就是语重心长关爱智障的语气吗?hhhhh

33L琳之声
不过我完全没有想象O君那个二货(划掉)可以钓到K君那样的人ヽ(`Д´)ノ
果然这句话是真的…"男人浪起来真的没女人什么事了"
默默地抱着我家男朋友@琳之音!

34L
原来楼主是有男朋友的!!看到楼主":)"还有"ヽ(`Д´)ノ"的表情后,还以为楼主要去抢呢。突然松一口气

35L琳之音!
吓!心疼你1秒

36L
恭喜楼主解锁成就《被男友心疼1秒》哈哈哈哈哈

37L琳之声
你们够了ヽ(`Д´)ノ
还有…@秋刀鱼什么的赛高
给我发一下搓衣板的链接
@红豆糕什么的赛高
告诉我一下哪家的搓衣板跪上去更爽:)

38L秋刀鱼什么的赛高
好的我私信发你
R,最好在上面抹点泡泡,这样你就有理由了

39L琳之声
什么理由?

40L秋刀鱼什么的塞高
问@红豆糕什么的塞高
只有用过的人才明白(=`・ω・´)∩

41红豆糕什么的赛高
R,那东西吗?
就是上次笨K说既然你连搓衣板都跪不好,那你就多跪20分钟吧
因为泡沫是滑的,怎么说呢,就和笨K的皮肤一样滑而且又是白的,所以我没发现QAQ像笨K一样又白又滑的泡沫,我刚跪上去,就失去重心了。

42L
我好想被强制撒了一包狗粮

43L琳之声
明白了吧:)来大家跟我拍个队形:)

44L琳之声
#男人浪起来没女人什么事#
#搓衣板首席试用家O君#

45L
#男人浪起来没女人什么事#
#搓衣板首席试用家O君#

46L
#男人浪起来没女人什么事#
#搓衣板首席试用家O君#

47L
#男人浪起来没女人什么事#
#搓衣板首席试用家O君#

48L
#男人浪起来没女人什么事#
#搓衣板首席试用家O君#

49L
#男人浪起来没女人什么事#
#搓衣板首席试用家O君#

50L琳之音!
对不起了,R

51L琳之声
好啦原谅你

52L红豆糕什么的塞高
笨K!你看看!R女神多么宽容啊~为什么阿飞一定要跪搓衣板了~_(•̀ω•́ 」∠)_ ₎₎...要不要你也放过我一次了啦~

53L秋刀鱼什么的塞高
不行,你也可以不跪【笑】
那就是离开这个家

54L琳之声
原本以为脱离现实进入网络就可以避开你们这些如同加特林养一样撒的狗粮…
我又失策了( ´_ゝ`)

55L
心疼楼主和我1秒( ´_ゝ`)

56L秋刀鱼什么的塞高
这帖子还有用吗?要不要删掉

57红豆糕什么的塞高
删了吧@琳之声

58L
祝K君和O君
祝R桑和吓君
百年好合,长长久久!

59L
祝K君和O君
祝R桑和吓君
百年好合,长长久久!

60L琳之声
谢谢大家

【此贴已被删除】




番外(1)

"笨卡卡!"带土尖叫了一声,把在看小黄书的卡卡西的注意吸引了过来。
"别烦!我在认真学习呢。"卡卡西眯眼看了一眼带土,内心翻了个白眼。
"看个黄书也算学习吗?"带土鄙视地看了一眼卡卡西,然后一下子抽走了卡卡西手中的书。
"你要干嘛?"卡卡西放弃看书,准备听完带土的话,然后再舒舒服服地看书。
"给你看个东西。"带土神神秘秘地说道,打开手机的贴吧,把一个名为"果然这个世界都是基佬" 的帖子翻了出来。卡卡西犹豫了一下,然后把手机接了过来,开始仔细的阅读。卡卡西读完了之后,脸都黑了。
"我用一下你手机上一下我的号。"卡卡西感觉被卖了,明明艾特了带土,却不艾特他。
"卡卡西前辈,阿飞也要发!明明是琳前辈先艾特我的~"带土扑向了卡卡西,把他压在了自己的身下,手不安分地摸着卡卡西的腰。卡卡西拍了拍带土的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带土依然死皮赖脸地抓住卡卡西。
"真是的。"带土不满足地"啧"了一声。他伸出双手抱住卡卡西的腰,借机把头埋在了卡卡西的怀里,脸还蹭了几下。卡卡西无奈地笑了笑,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带土。
"吱…"门突然被打开,琳看到了无奈笑的卡卡西和在他怀里无限吃豆腐的带土。
"琳…"带土有些无辜(?)地看了一眼琳。
"我懂,我明白。对不起打扰了,你们干你们的事,我先走了:)"琳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她刚说完就摔门而去。琳走出房间后,快速地点开了贴吧,在她刚准备爆料的时候,她的手僵了一下。[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她叹了一口气,[肯定啊,毕竟有这两个人做朋友太丢脸了:)…]琳越想越心酸,索性关掉了手机,冲进了房门。
*后记
"笨卡卡,琳为什么买了墨镜?"
"不知道呢…"
":)"琳在听到后微微一笑~


【带卡】【原创】我一直都在(中)




*火影土x晓卡
*BE但很甜~
*小鑫是也!
*注意!逻辑有点不通
*最近吃了40米长刀,被虐得好难受…简直了…
*…然后就是下(完结)


我一直都在(中上)
带土此时正在门外摆出了思考者的姿势,[话说…我作为一个火影!怎么可以去偷窥呢!] 带土甩了甩头,可是脑中的幻想却从未停止,他正在脑补卡卡西的腰,他的脚,他那白白的皮肤…[(*ノ∀ノ) 不怪我,是卡卡西太诱人了 (*ノ∀ノ) ]
想着想着,卧室的门慢慢被打开,带土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卡卡西头上戴着带土给他买的褐色卷毛假发,眼睛用了淡黑的美瞳代替了那一黑一赤的双眼,脸上的伤疤用紫色的眼影覆盖住。脸上的面罩被摘了下来,常年因为遮盖的脸颜色如同白雪一般,嘴角下面还有一颗诱人的痣。
"(*ノ∀ノ) "带土此时感觉心里有小鹿乱撞,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他有些惊讶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是因为喜欢卡卡西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卡卡西会喜欢自己吗?
"咳…那带土…叫我斯坎尔好了…"卡卡西的声音明显变了,他说完指了指手中的相机,"摄影师…那我们走吧…"
带土用神威把卡卡西送到了一片草地上,他笨手笨脚的用忍术变出了野餐具和野餐包。卡卡西笑了,看到笨手笨脚的带土,心中竟涌起温暖的感觉。
"卡卡西,这里有你最喜欢的秋刀鱼。来,吃吧。"带土从那"万能"的野餐包中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五条秋刀鱼。
"谢谢"卡卡西接过秋刀鱼时笑了笑。没有面罩的覆盖,带土看到了弯弯向上的嘴角。"话说,现在是木叶的美食节吧?"
"啊?对对。"带土沉浸在卡卡西的笑容里,一时被卡卡西的问题问的不知如何去回答。
"啊,真的好想去看看呢。"卡卡西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不以为然地说道:"毕竟我也活不长了…"
"那我带你去吧!"带土看到卡卡西如此不以为然地说自己就要结束生命了,心有点痛。他感觉自己很想跟卡卡西互换角色,宁愿让自己有这种痛苦,也不愿意让他去承受。带土希望…尽可能…完成他现在…所有的愿望吧…
"好啊。"

TBC
来自鑫的废话:
最近三次元不太顺心。最近父母工作上面出了点事情…我心情也不好…左手肌肉酸痛…右手有几个手指动起来就特别痛…所以拖了点更新不好意思…因为我要用左手打字…真是的:)
好消息:
今天一看粉丝有三十几个了(≧ω≦)我准备在50粉(其实是每多50个粉丝时)在评论挑几个脑洞……因为我大概每天多1一3个粉丝,所以我估计坑什么的应该填了几章了……所以就有空余时间了~(≧ω≦)